新时代培养“理性网民”主体势在必行

2017年11月14日 19:27  来源:内蒙古观察
分享到:

  党的十九大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党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对党的指导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在新的历史时期和新的发展阶段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中国也将以中国梦为依托,总揽全局、开拓创新,迈入新时代的伟大征程。新时代中国将面临新的历史机遇,也将迎来更加严酷的发展挑战。稳定与和谐一直是我党面临的两大发展主题,而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致使一些不良网络风气产生,干扰到国家稳定与和谐的大局。当今社会,网民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已经深入参与到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非理性思维与行为直接干扰到我国的精神文明建设和思想道德建设的大局,甚至影响到经济建设与社会建设的各方面。因此,抑制非理性思维与行为,培育理性网民主体势在必行。

  一、新时代对网民主体要求的新趋向

  新时代是中国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中国也将面临更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与形势。在互联网领域,网民以特殊的主体形式参与到政治、经济、文化与社会活动的过程中,网民的主体意识凸显、参与行为积极、对网络事件的关注度极高,这直接影响了事件的发生与发展。近年来,由于我国经济发展的增速,网络发展也是突飞猛进,而在网络参与的主体监管上相对欠缺,致使一系列问题的出现和不良后果的产生。首先,网络暴力现象层出不穷。暴力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具有强制性的武力或力量;二是特指国家的强制力量。暴力可以分为行为暴力和语言暴力,有关语言暴力的界定,学术界在界定时基本有着一致的内容,李舒慧在《网络暴力语言现象探析》一文中认为语言暴力即使用嘲笑、侮辱、歧视、蔑视、恐吓等不文明、不道德的口头或书面语汇,甚至使用造谣、中伤、诽谤、低毁、流言蜚语、人身攻击等手段致使他人在精神上和心理上遭受痛苦或伤害的语言现象。导致语言暴力的原因很多,有的来自地域歧视、也有民族、性别的不同和价值观的冲突而导致的分歧,进而发展为行为暴力攻击。网络暴力多半带有明显的个人主观意愿,针对性强、容易形成一定的舆论倾向并给对方造成巨大压力,甚至导致极端结果的产生,在网络空间形成了不良的价值导向。其次,网络伦理问题凸显。传统伦理问题的产生都来自人群实体和社会交往领域,但是,互联网改变了传统伦理问题的空间结构,延展了人际伦理的涉及范围,也增加了人际伦理问题的复杂性。由于互联网的网民参与的匿名性导致了互联网往往成为不良情绪的宣泄与排解场所,很多网络事件的发展失去了合理预期与正常方向,极大地损害了事件当事人的合法利益。另外,网络道德审判问题凸显,任何问题都要上纲上线,以舆论的形式对当事人宣判,伦理道德问题在非理性环境下无限扩大化,造成了伦理标准的失衡与失序。再次,网络责任意识缺失。网民在互联网领域参与活动中由于责任追究主体不明确,追究过程困难,导致网络谣言兴起,一些不实言论在互联网四处传播,给当事人及事件的发展造成不良后果。责任意识在网络社会呈现虚无化倾向,直接影响到现实社会中人的责任意识的确立。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味着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建设都要呈现出新的面貌,这种转变是时代的使然也是必然。在互联网领域,网民参与活动也要呈现新的状态,这包括网民主体更加积极主动的参与意识的确立、责任主体与法律主体的确立、理性思维与行为的确立,只有这样,新时代的伟大征程才能可能拓步前行。

  二、理性网民主体培育的价值

  理性是相对于感性而言的,理性更具有思维缜密性与行为限制性。在现代社会,人与人交往其合理的形式就是规范。规范的形式有宗教的、法律的、道德的、风俗的等等,无论何种形式其目的都是促使社会交往和社会秩序的合理化。理性即是规范的缘由又是规范的结果。理性是人类的一种特殊能力,狭义上的理性是指人类的认知、理解、判断、综合分析等智能,广义上是指人类通过特殊的思维过程使行为符合合理预期,达到某种规范的能力。它是人类经过思维判断与评估后行为与心理的结果,也是人类专有的精神属性与主体意识。理性的过程就是调整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身的关系,或整合、或分解、或协调,使其更符合某种规范和规则,最终结果是各主体之间关系相互牵制、动态平衡,维护某种稳定的状态。

  理性的内在机理对于维护机制与秩序具有重要价值。它可以化解感性的某些风险,如情绪化、失控、表象浅薄等不良情绪的发生以及导致的行为失控等弊端,这对于维护一个国家和政府的正常秩序、缓解社会的危机与困境至关重要。现代社会,物质资料迅速积累,建立在物质满足上精神悖论逐渐显现。物质的支撑一方面促使感观体验上的快感产生,同时也导致了感观上的迷失:自大、傲慢、无礼、自恋都是对己的极端自私和对别人不负责任,如不加限制就会出现社会发展的秩序失序和人际关系的恶化的不良效应,表现在互联网领域,就是非理性网民的大量涌现。互联网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崭新阶段,它颠覆了传统社会中人际交往性质与人际关系状态,将线下交际扩展到线上,如果说传统社会的人际交往与人际关系秩序的维护是制度、法律与道德,那么在新时代视域下的互联网社会其秩序的维护不仅需要制度的、法律的、道德的,更重要的是要对人自律意识的培养,自律也是新时代解决互联网乱象的有效通道。而理性就是自律的机制,因此,互联网社会通过理性塑造一批新时代网民主体,通过对理性网民主体的培育,塑造一批有思想、有理念、有原则、自律自控意识较高的新网民,这对于解决当代网络主体参与中的不负责任、不计后果、自私自我的不良风气起到极大的限制作用。

  三、理性网民主体培育的路径

  理性网民主体的培育是新时代赋予的新使命。在新的历史时期,需要权衡国内各种环境与条件的变化,及时应变产生的新问题,中国在新时代的历史机遇期需要更加稳定的国际国内环境、众志成城,按照既定的目标前进。稳定而和谐的互联网环境是社会稳定与团结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培育理性网民主体是时代的要求。

  西方社会对理性主义的发扬由来已久,具有很深厚的理论根基。从苏格拉底到亚里士多德,都把人定性的理性的动物,理性思维也从此进入人们的理论视野,后来又经过柏拉图对理性的弘扬确立了理性主义至高无上的地位,至此,西方文化开始散发理性主义的魅力,直至康德、黑格尔历史理性和绝对理性的提出,理性哲学一直处于西方文化的主流,理性哲学的思想与理念渗透到西方文化中产生的现实效应就是人们更加的自律与他律,表现在互联网领域同样具有比较明显的规则意识。相比而言,我国理论界对理性精神的挖掘与培育相对欠缺,我国经历了长期的封建制德治思维熏染,其技术理性并没有得到彰显,而道德理性具有一定的根基。但是仅有的理性萌芽并没有经过理论的梳理与挖掘因此其对社会意识造成的影响较小,没有进入主观自觉意识层面,只是停留在朴素的潜意识之中。因此,我国对于理性网民主体的培育由于理性理论基础欠缺会遇到各种困境。

  基于我国现实的国情与文明的进程,培养理性精神、构建理性社会是新时代理性网民主体培育的现实路径。首先,对网民进行理性精神的重塑。理性精神是理性思维与理性行为的总和,其内涵就是思维与行为的合理性与规范性。过程是经过思维加工的观点与映象——形成了合理评价——映射成规范行为。我国网民在网络上的跟风现象、随意损害别人权益的现象等等都是网民缺乏理性精神的表现,因此,培育理性精神是新时代社会发展的必修课。其次,构建理性社会,使网民成为理性社会中的理性网民。理性社会的构建需要整体的顶层设计与分步骤的阶段突破,顶层设计要在理性社会的构建目标、体系、原则、主体与客体等方面确定指导思路与宏观方案,分步骤阶段突破需要确定具体措施与方案,监督与检查方案的实施并检验效果。无论宏观与微观,理性社会的构建都要以党的指导思想为原则依据,从中梳理出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理性精神,以弘扬真善美为核心价值导向、以和谐社会关系为基本的价值目标、以德理兼容的形式对当代社会进行重塑。

  互联网社会是传统社会的网络延伸,它不仅需要制度、法律的约束与规范,更需要探索新的机制去维护新的交往环境,目的是促使秩序的产生与延续,促进各种关系的协调与合理化,理性网民主体的培育不仅是现实也是必要的。

  作者:浦丹丹

  单位:满洲里市第三小学


原创 | ORIGINAL

版权声明:内蒙古观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71-3369757 邮箱:nmgcbqmt@163.com

内蒙古观察 Copyright 2004-2019 nmggc.nmgc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2002427号-1